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发源地?西班牙大流感零号患者也不在西班牙

时间:2021-08-15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6月8日,世卫组织召集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的报告对外公布。报告指出,研究表明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发源地,有关华南海鲜市场在疫情起源中的作用等目前未知。 新冠

  6月8日,世卫组织召集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的报告对外公布。报告指出,研究表明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发源地,有关华南海鲜市场在疫情起源中的作用等目前未知。

  新冠病毒的溯源在争论中推进,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源头到底在哪里,但已有的证据可以表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病毒的发源地。同时,在向中国供应冷链产品的其他国家,已经发现包装和产品上有新冠病毒的证据,向中国提供冷链产品的其他国家存在早期病例群。

  在传染病的历史中,造成最大悲剧的是20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发生的“西班牙流感”疫情。在人类史上,一次流行就出现了人数最多的死者和感染者,影响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防止大规模流行的对策的基本是“零号患者”,也就是说寻找最初的感染者。美国医学史学家阿尔弗雷德·克劳斯比认为,堪萨斯州的范斯顿基地(现赖利基地)是“震源地”。1918年3月4日,在基地内的诊疗所里,有很多发烧和头痛的士兵蜂拥而至。有1000多人感染,48人死亡,但都作为通常的肺炎被处置了。

  发病的士兵是负责打扫猪圈的。这一带也是加拿大黑雁飞来的有名的越冬地。一种有力的说法是,大雁将病毒传染到猪身上,之后病毒在猪体内变异并传染给人。

  英国的Retro screen病毒研究所所长约翰·奥克斯福特 则赞成法国起源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北部的一个叫埃塔普勒的小村里有英军的军事基地,协约国军队的约10万名官兵经常出入。继1916年12月出现酷似流感症状的士兵入院之后,很多士兵住院,而且很多人死亡,达到“死亡率高出战死率的两倍”的

  范斯顿基地发生疫情一周后,纽约市报告出现了患者。1918年8月之前,马萨诸塞州等各地的基地、学校、汽车工厂等也报告了集体感染。在弗吉尼亚州等地的基地,士兵一个接一个地病倒了。

  而且,由于送往欧洲战线各地的士兵中夹杂着感染者,所以在5一6月份,欧洲全境开始流行。随着士兵们的移动,病毒也扩散开来,4个月间全世界都被卷入了流感之中。

  虽然一时看起来似乎已经平息了,但是在1918年8月,在法国的布雷斯特、美国的波士顿、西非的英国殖民地塞拉利昂的首都弗里敦的三个港口,同时暴发了感染。这病毒获得了初期的病毒无法比拟的更强烈的毒性,由此被称为“第二波”的流行。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从欧洲转向了当时是殖民地的非洲大陆。弗里敦是连接欧洲和南非的西非航线的煤炭补给基地,是重要的港口。

  1918年8月,载有约20名患者的军舰进港,数百名当地工人装载了煤炭。紧接着,工人之间开始出现流感症状,塞拉利昂的5%的人口在短时间内因流感死亡。病毒从一个港口被传播到另一个港口,从那里沿着铁路和河川向非洲内陆扩散。

  在中立国西班牙,5一6月约有800万人感染,国王和内阁成员也病倒了。不仅政府行政机关,而且整个国家也瘫痪了。大战中很多国家都封锁了信息,但是只有中立国西班牙没有统一管制,疫情被大肆报道。因此,这次疫情被称为“西班牙流感”。西班牙政府虽然对这个名称提出了抗议,但这是马后炮,无济于事。

  特别是在德军和英法美联军陷入胶着状态的西部战线,发生了异常事态。病毒轻而易举地越过了这条最强的防线。士兵挤在战壕里,过于密集的战斗持续了三年半的时候,流感病毒入侵了。两边军队都有半数以上的士兵感染,根本谈不上战斗了。在柏林,每周平均有500人死亡。美国军队的阵亡人数是5.35万人,而因流感而死亡的官兵数却是5.7万人,超过了战死人数。

  德军受到的打击也很大,因流行性感冒失去了约20万名官兵。最高司令官艾里希·鲁登道夫将军于1918年7月逼近了巴黎以东80公里的马恩河。但是,英法美联军刚一反击,德军就轻而易举地败走了。后来将军说:“在马恩河会战中的败走,绝对不是因为新参战的美军。士兵全都被流行性感冒侵袭,虚弱到无法携带武器。”

  对于两个阵营来说,继续战争都变得困难,大战提前结束了。但是,因为各国参战的士兵在欧洲战线上感染病毒并带回本国,一下子暴发了流感的全球化大流行。

  没有疾病的世界,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人类的梦想。在日本全国各地,有祈祷病疫消退的神社佛阁和祭祀活动,是祖先们愿望的表现吧。虽然也有好几次感到那个梦想马上就能实现,但是一转眼,微生物就反击过来了。很多人都为脚癣、蛀牙、麦粒肿、粉刺等慢性感染而烦恼。

  尽管有不断袭击人类的饥饿、自然灾害、传染病,我们的祖先幸运地活下来,并成功地留下了现存的子孙。但是,今后这种幸运能否继续,人类是否能平安地留下子孙后代,还不能保证。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像使恐龙灭绝了的巨大陨石那样的袭击,或如7.4万年前印度尼西亚托巴火山那样的超巨大喷发。那次火山喷发曾使气候完全改变而把人类逼到了灭绝边缘。

  传染病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更加具有现实感。在所有的灾害中,传染病是杀害人类最厉害的一种。任何对策都不能与之有效对抗的强烈的细菌或病毒任何时候出现也不足为怪。